共奏和谐美妙的创新乐章
阅读:
深圳平均每天有60件专利申请获得批准,平均每天有3500万元研发资金注入,平均每天有价值1.3亿美元的高新技术产品集装箱在盐田港、蛇口港装船出海走向国际市场……

  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产值4900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51.2%,其中自主知识产权产品产值2842亿元,占高新技术产品产值的56%;对GDP的贡献率达到29%;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466.91亿美元,占全市出口总值的46%;专利申请量突破2万件、位居全国第三,其中PCT国际专利申请超过748件,在全国大城市中排名第一。

  今年初召开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奋斗目标,使深圳进一步明确了前进方向,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奔跑得更快。

  今年初召开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奋斗目标,使深圳进一步明确了前进方向,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奔跑得更快。

“竞技场”—————市场

  2月14日,被称作“中国科技第一展”的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展览中心迁离深圳中心区。新址坐落在为申办第二十六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规划的奥体新城。无论是否巧合,自主创新的竞技同样需要

“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

  不过7年,深圳两只憨态可掬的“小企鹅”—————“腾讯QQ”已经走出了高交会,成为拥有4.2亿注册用户的“亚洲第一即时通信商”;朗科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邓国顺携带移动存储技术走进高交会到成为闪存盘的“世界第一”。

  在深圳,从市场下游向科研上游递进的逆向之旅中,科研成果、资本、人才、信息等诸多要素,都通过市场进行配置、整合。高交会这个中国最大的科技成果交易市场,已成为深圳企业自主创新的“起跑线”和市场的“导向标”,仅第七届高交会的成交落实率就达50%以上。在深圳国际高新技术产权交易所,去年全年产权交易成交6029宗、交易额330亿元、涉及资产2586亿元。

  去年,深圳的金融投资机构共为企业自主创新投、融资125亿元;由42所大学组成的深圳虚拟大学园,被许多企业看作创新成果、人才的“消费市场”。虚拟大学园利用技术、人才力量,5年孵化高新技术企业252家,使217项科研成果走上了生产线,为企业输送和培训了3.2万名科技人才。

“运动员”—————企业

  深圳企业一直是自主创新这个“竞技场”上的主角—————“运动员”。

  在深圳,38个技术开发中心、21个博士后工作站,全都设在企业。全市700多个研发机构,90%以上设在企业。在企业从事研发、创新的科技人员达7.85万人,超过深圳市研发人员总数的90%。近年,深圳的研发资金投入总额达924亿多元,其中92.38%来自企业。在深圳2004年的4751件发明专利中,企业完成的发明专利占98.3%。

  企业研发机构、研发人员、研发经费、申请专利的“四个90%以上”,是深圳自主创新最大的亮点。

  农历正月初三,深圳中兴通讯公司总裁殷一民就在办公室筹划着参与新一年自主创新的竞技。他认为,正是有了自主创新这个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需求,中兴才能跻身全球CD-MA“第一阵营”、成为多个国际通信前沿技术领域的领跑者。

  在市场经济先行一步的深圳,企业对市场的套路格外熟悉,在自主创新的“竞技场”上玩起来也各有招式。春节前夕,“金蝶”依靠自主创新,中间软件从国际软件巨头“口中夺食”、进入国家电子政务的核心系统;2月8日,“华为”宣布将自主创新的宽带接入技术与加拿大电信巨子北电网络的宽带网络技术结合。“腾讯”在软件研发中融入时尚、服务等要素,用“游戏经营”模式让两只“小企鹅”“玩转”了全国。

“裁判员”—————中介

  紧邻天安民营科技园的是深圳的香蜜湖“科技服务一条街”,街上聚集着200多家科技中介机构,活跃着一大批专利代理人、技术经纪人。

  深圳目前有1000余家科技中介机构。从评估、交易、投资、担保、咨询到证券、保险、专利、会计等事务,中介机构的科技服务几乎无所不包。

  在深圳,政府不再对科技成果盖章认可,而由科技中介机构鉴定、直接对市场负责;政府也不再“为资金找项目、为项目筹资金”。2005年底,深圳197家创投企业管理着250多亿元资本,创投机构、创投资本的数量均居全国第一。科技中介的活跃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去年第七届高交会开幕当天,欧洲、纳斯达克、伦敦、东京等11家证券交易机构和基廷、麦格理等国际知名中介机构同时出现在会场,与深圳中介机构商讨对接。

  中介机构为企业推进自主创新营造了良好环境。自从“优盘”踏进市场,朗科公司的邓国顺就将资金集中用于和商标、专利打交道。有了3家律师事务所、专利事务所的全力配合,他在状告索尼公司对朗科自主创新的核心专利侵权时底气十足。

  春节前夕,专利专家、律师坐上了深圳台电实业有限公司员工春节联欢会的首席。台电公司总经理周庆东说,有了他们,“台电”就敢于在德国法庭上与国际巨头德国罗伯特·博世公司对垒,避免陷入“专利陷阱”。

“维护员”—————政府

  不当“运动员”、也不当“裁判员”,只当“竞技场”的“维护员”,这是深圳市政府在自主创新中的角色定位。

  2月23日,深圳福田区计划投资17亿元,将深南大道中心区的福田区委办公楼旧址改建成为中、小企业创新“孵化器”。

  从高交会、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虚拟大学园,到正着手建立的创新型人才、创新型企业、创新型产业、自主知识产权“四个高地”和创新公共基础、创新资本、创新合作、最佳制度、创新文化“五个平台”,深圳已搭建起科技创新体系的基本框架。

  近10年来深圳先后制定了50多个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规范性文件,并相继出台了研究开发、投资担保、人才引进、技术入股等政策法规。同时,深圳每年都要梳理政府的文件、政策,对制约创新的条文进行调整或清除,为自主创新清扫障碍。

  去年底,深圳市四届人大常委会正式审议国内首部改革创新的“保护法”,立法保护创新的失败者,营造出“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社会环境。

  针对政府工作人员履职中存在的庸碌无为、推诿责任等现象,深圳在政府工作人员中掀起了“责任风暴”、实施“治庸计划”,并于去年12月率先在国内建立起政府行政执行责任体系,对“场地维护员”实施绩效监督。

  在深圳的科技创新体系中,各个角色职责分明,不缺位,不越位,共同演奏出了一部和谐、美妙的自主创新乐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