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韦钰 科学教育不是简单传授知识
标签:
阅读:
 
  目前的基础教育状况是不利于创新人才培养的,创新能力和创新热情在儿童时期已经被消磨殆尽,到大学阶段,许多学生已经失去了学习和研究的热情,这是很可怕的。

  今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纲要》一个很好的特点,不是只局限于考虑一个部门的工作,而是站在全局的立场,站在国家整体的立场,跨部门地、全面地考虑问题。

  其中,把未成年人科学素质行动作为4个主要行动之一,而且放在主要行动这一部分的首要位置,列出了任务和措施。在第四大部分基础工程中,也首先列出了科学教育与培训基础工程,也有任务和措施两段,提得比较具体,便于落实。这么重视科学教育,并把它列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首位的重大工程,据我所知,在国务院正式发布的文件中这还是首次,在教育部已发布的文件中似都未曾见过,因为,科学教育在现在的小学教育中是不被重视的副科。国务院发布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中强调了未成年人科学素质的培养,这是中央领导在我国建设有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新阶段,面对新挑战而作出的具有战略意义和深刻历史意义的重大决策。

  今年以来,新一届党中央提出了2020年建成创新型国家;2020年公民科学素质达到发达国家21世纪初的水平。这是对党的十六大提出奋斗目标的进一步发展和深化。

  一个创新型的国家必然是由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国民组成的,是一个具有创新文化的社会。为了实现这一点,必须大力提高国民的文化和科学素质,培育创新文化。教育是实现这一目标必不可少的重要途径,而且必须从娃娃抓起,从基础教育抓起,因此,国务院发布《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是落实建设创新型国家目标行动中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战略部署。

  我们承认世界上有些国家是创新型的国家,研究他们的发展过程和目前采取的政策,对我们要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可以有些启示。以美国为例,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决定要在美国系统地建立和加强科学研究能力,因此而设立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美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从成立的一开始,就把支持学校科学教育的研究作为它的主要任务之一。1957年,前苏联载人卫星的成功发射震撼了美国。美国感到在科学领域落后之际,首先想到的是教育改革,特别是科学教育改革,并认为最重要的投资应该是对基础教育的投资。从小培养起来的新一代,更为有希望,也更为重要。美国的幼儿园和小学的科学教育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兴起;70年代末到80年代逐渐成熟,1995年美国颁布了它历史上第一部国家科学教育标准,2007年全美将进行学生科学素质的评估,现在正在研究如何评估和向高中扩展,向5岁以下的幼儿阶段扩展;向技术教育扩展;向社会情绪能力培养扩展。许多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都在20世纪末相继公布了国家的科学教育标准,开展了幼儿园和小学中的探究式科学教育改革,以使新一代的国民有效地掌握科学概念和概念之间的联系,以及正确的推理方法和模型,培养探究能力和探究的热情,培养科学精神和合作精神。

  儿童生而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和学习科学的巨大潜力,但是,儿童也会形成一些对科学概念的错误理解。对5?12岁的儿童进行探究式的科学教育,不仅可以保护和激发儿童的好奇心,帮助儿童建立正确的科学概念,发展探究能力,而且有利于儿童情绪能力、语言能力等方面的培养。它既让儿童有一个愉快的学习经历,又为他们的终身学习和发展打下重要的基础。

  科学教育的目的不是在简单地传授知识,而是在建立一种新的文化,包括对我们生活的世界的态度,思维方式,包括价值取向。科学文化中核心的精神是实事求是,追求真理,这是我们坚持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建设创新型国家必须具有的。

  目前的基础教育状况是不利于创新人才培养的,创新能力和创新热情在儿童时期已经被消磨殆尽,到大学阶段,许多学生已经失去了学习和研究的热情,这是很可怕的,只有能力特别强的、“压不垮”的极少数人,可以脱颖而出,这样下去,创新型国家如何能建成。

  有的人认为我们的数学和科学教育水平已经很高了,从掌握知识和技巧上看,也许是这样,但是从培养适应21世纪的创新人才来看,远不是这样。我们目前的教育不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这是国内外教育界比较清醒的一致评价,也是我们不能不承认的现实。

  国务院发布《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是一次新的契机,是一次重要的推动。相信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在国务院各个部门,科技界和教育界,以及社会各方面关心儿童成长、关心国家未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未成年人的科学教育一定会有明显的进步,待国民科学素质提高了,创新型国家才有可能建成。 

(作者为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

转自《人民日报》2006年7月6日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到微信
  • 分享到微博